夢想家

三题故事:鲸 钢笔 启明星

-建议BGM V.K克《海洋之息》


鲸生活在遥远的深海。

从他记事起,目所能及之处无不是纯粹的蓝。从暗得近乎成为黑色的墨蓝,到仿佛悠然浮动的清浅冰蓝。

鲸喜爱这片海洋,喜爱被凉丝丝海水包围着的安全感,但他有时也从摇晃的水底仰望天空——明净的水面犹如晕着光环般的玻璃,夜空拥有比大洋深处更深邃的色彩。银星点缀着无尽的漆黑,这显得它们的光芒尖锐又寒冷,扎得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它们真美。他在心中轻轻地叹息一声。

鲸迷醉了,那虚幻的清辉仿若他朦胧的梦境,给予他憧憬与祈愿的同时也令他感到黯然神伤。

但是这会,鲸的尾鳍还浸在那点少得可怜的浅水里,那庞大的身躯则完全暴露在咸涩的海风中了。他的头脑因难忍的干燥发起热来,他的皮肤被苍黄的坚硬沙粒与残损的贝壳硌得生疼。鲸使劲瞪着眼,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搁浅了,如同海的弃子被抛到了岸边。鲸的故乡听不见孤儿的号哭,鲸的生命像洁白柔弱的泡沫那样不堪一击。

==

少女居住在临海小镇。

小镇坐落在群山的环抱中。它小得如此微不足道,以至连它那被海风模糊的名字都无法留在小镇住民的心中。一辈子与海打交道,这就是他们的人生。

少女喜爱这座小镇,喜爱带着潮水气息的空气与沉浮在近海中的灯塔。但是,当她灵巧的手指编织出耐用的渔网,她纤细的双足踏上回归家的泥土小道,她温柔动听的声音唱着碧色的歌谣的时候,她便不再是小镇的女儿了。这位精灵正悠游于小美人鱼的王国,在永无岛的树荫下享受几杯由嫩叶冲泡成的甘甜茶水呢。

少女拥有一支钢笔。

在折射出哑金色光线的笔杆上以精细的手法雕刻出薄云般优美流畅的暗纹的这支钢笔,与这朴素粗糙的小镇并不相衬。

少女仔细将钢笔收藏在小木匣里,正如她小心地将她的梦想安放在内心深处。

“我希望成为作家。”少女这么说。

她满怀期待地大声朗读出这些在小镇酣眠的夜晚悄悄写下的故事,得到的却是不以为意的笑容与轻蔑鄙夷的眼神。写满文字的稿纸随风飘走,翩翩飞舞的白色模糊了她的视线。

一个沾满鱼腥味儿的小姑娘,是没法实现愿望的。

但是啊,她悄声说。我好想写故事。

写下女孩家的悄悄话,写下小镇平淡无奇的日常,写下她的梦。

==

鲸在阳光残酷的洗礼下熬过白天,清凉湿润的风使那昏昏沉沉的脑袋稍微恢复了一些精神。镶嵌于高远天空的星子不可思议地缩小了,记忆中明亮的光团,此刻竟显得那么虚幻、那么飘渺,仿佛只要呼一口气就能让它们散去。

如果鲸会哭的话,那么他已经眼泪潸潸了。他依恋深海的怀抱,思念与他一同捕食的伙伴,挚爱神秘莫测的蓝——现在,他的皮肤已经失去了迷人的蓝色,并因暴晒而焦干。

当那柔弱的身影停在鲸面前之时,他甚至疑心这是不是他的幻觉。鲸难以置信地感受着摩挲他身躯的一只温存的手以及飘垂的、仿佛由细而凉的月光织成的的发丝,抬眼打量她。

她真美。他以听不见的声音惊讶地赞美道。

==

少女跌跌撞撞的步伐在细沙上印下浅浅的痕迹。整齐排列的记号兜兜转转,寻寻觅觅的她在空无一人的海滨难过得几乎要哭泣。

她仍旧在小院的栅栏前盯着一朵早开的朝颜发呆,仍旧将一枚拥有奇妙纹路的圆润贝壳贴在耳朵旁静听风的细语,仍旧做着与一成不变的日常格格不入的白日梦……但那支钢笔仍旧待在软布的包裹里,待在没有光的小小木盒中。

剧情太过平淡、文笔太过拙劣、结构太过紊乱?要写出怎样的故事才能将这份心情传达而出,怎样才能让大家读一读我的故事呢?她咬着嘴唇冥思苦想。

阿弟满不在乎地继续扎他的风筝、同龄的女孩子嬉闹着跑走、开杂货店的婆婆笑着说,这姑娘又净瞎想啦。

这晚,少女同往常一样拿出钢笔,却忽地惊觉文字于她而言已成为陌生的事物。她怔怔地望着紧攥钢笔的手,胸中空空落落。

心绪不宁的她搁下笔,在洒满月光的榉木桌旁沉沉入睡。

==

钢笔丢失了。

==

身着轻薄衣裙的少女急急奔出家门,奔向海岸。她隐隐约约觉得钢笔会在那里。

心脏与潮骚和鸣,震耳欲聋的声响令她发起抖来。她强打精神环顾四周,以目光搜索每一颗沙砾。

一头巨大的鲸在滩涂上苟延残喘。

曾是海洋霸主的他成了陆地的傀儡,壮硕的身躯伤痕累累,像极了玻璃珠的眼睛泛着枯涩暗淡的荧光。她不由自主地将手覆盖在他身上,泪水簌簌滑落。

==

鲸阖上双眼,想象着少女踩着由缺到圆的月影跑向海滩。没有画纸,亦不备油彩,她抱膝坐在他身边描绘的风景,是再高明的绘师也创造不出的美妙图画。

她的柔声轻诉如魔法般编织故事,仿佛一捧微凉的海水,又像是海底光与影的绝妙交织。

北极光变幻莫测,那是狐狸蓬松的尾巴划过辽远的海极;雪白的浪花一波接一波涌向海中央,那之下沉睡的是伊丽莎白泰勒的眼睛;泡沫自贝壳中缓缓上升,成为那颗最亮的启明星。

启明星。鲸在心中默念这个词语。

东边天际的鱼肚白划开了深黛夜色朦胧的铺展,擦亮了黑黢黢的海底。轻纱似的晨雾在光芒下散去,越来越深的玫瑰色的晨曦中闪烁着启明星。它并不同于其它星星给人以坚硬冰冷的感觉,却比任何星星都更为明亮。鲸望着启明星,仿佛蓬勃的朝气注入了全身。初阳的光辉隐去拂晓中的启明星,朝晖的轻吻唤醒了海宁静的一天。

那是鲸最喜爱的星宿。

你知道吗,死去的魂灵将会去到天国花园。那是没有痛苦、没有哀恸,花朵也不会凋零的极乐世界。

可是,有的魂灵却成为了星星。

将人们的思念与祈愿带到远方,却要独自忍受着孤独与寒冷。只是为了“希望”,它们可是拼了命地,从未停息地散发微弱的光芒啊……

鲸迷醉了,他凝视着喃喃自语少女闪闪发亮的侧脸与唇角漾开那缕淡漠的温柔微笑,僵直的身体在那个瞬间仿佛回到了深洋的臂弯中。

有幸聆听这些故事,我真高兴。

如果可以的话,我的愿望是——

在启明星的照拂下,他停止了呼吸。

==

风清气朗的早晨,鲸的遗骸被科学家抬入了镇上最大的屋子,制作成动物标本。

人工处理下永存的躯体被安放在密封的展览箱中。雄伟的身姿与炯炯有神的双目威风凛凛。这才是大洋导领的模样,一位身穿白褂的研究人员说道。

这话确实不错,少女白皙的手贴在玻璃上。

波涛荡漾着星尘,她唯一的读者守候在那里,模糊的轮廓依稀可辨。

鲸不在这里。

那双眼睛,蓝色玻璃一样的眼睛。由纯净的海水造成、仿佛倒映着天空的眼睛,温和的、梦一样的眼睛……与它比起来,再怎样昂贵的夜明珠都不过是差劣的替代品。

那双眼睛,大概已经乘着北极光的羽翼飞越辽远的海极、在波浪的中央闪耀着比海洋之心还要炫目的光辉,轻盈得如同泡沫一般悠悠地上升、上升……

然后像启明星一样熠熠生辉,矢志不渝地盛放光芒。

==

妙龄女子拢了拢被吹乱的头发,摇晃的甲板上投下她孤零零影子。

氤氲着青蓝色的天空越来越亮,夜晚已接近尾声。

启明星灿烂夺目,就像多年前,她来到搁浅的鲸已经消失的海岸的那个黎明。

曾困住他的沙子平滑地凹下去,起伏的浅水中静静地躺着少女的钢笔。

她拾起它,带着水华的金属显得晶莹剔透。

我的读者已经逝去了。

但是啊,她悄声说。故事是不会终结的。

我要写故事。

写出由心而发的故事,写出能令读者露出温暖笑容的故事,写出启明星那样璀璨的、希望的故事。

报纸上刊登出她获得大奖的消息,小镇因养育这位杰出的作家而名声大噪。

踏上文学者道路的她,也将乘着这艘渡船去往遥远的地方。

——为了“希望”,我可是拼了命地,从未停息地散发微弱的光芒啊。

红日从地平线的尽头缓缓升起,海面粼粼地浮动着金光。她像那时一样举起那支钢笔,启明星的光辉同锃亮的笔尖交相辉映,美极了。

(完)


注释

1、启明星:即金星(Venus)。代表着爱与美的女神维纳斯,生于海中。希腊人称她为“阿芙洛狄忒”意为“上升的泡沫”。

2、伊丽莎白泰勒的眼睛:即钻石“海洋之心”,名为“希望”。

3、“北极光”“狐狸”:在芬兰语中,极光的直译是“狐狸之火”。

4、“天国花园”、“辽远的海极”:来自安徒生童话。

5、动物标本:制作时用玻璃义眼代替动物眼球。


评论

热度(10)

  1. israel夢想家 转载了此文字